专家视点

   
专家视点    

上财陈波:不应出现自贸区内热外冷图景

    各界正在期待上海自贸区有关细则出台。近日,上海财经大学世界经济与贸易系副主任、上海自贸区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波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称,建设上海自贸区的意义可与当初深圳改革、中国加入WTO相提并论。与此同时,他表示,在推进自贸区建设的同时,也应改革、完善自贸区外的相关法律法规,绝不应该出现自贸区内热火朝天、自贸区外风平浪静的图景。

    第一财经日报:作为积极支持自贸区建设的学者,你也曾为自贸区建设提供过咨询。在你看来,上海自贸区建设的意义何在?

    陈波:我认为自贸区是我国改革发展当中的一件大事、一个里程碑,它的意义可以与当年的深圳建设和中国加入WTO相提并论。

    首先我要咬文嚼字一下,上海自贸区全名是“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这里有两点值得关注。一个它是中国的,所以这个自贸区定位于国家战略。括号里面将来会不会出现其他城市,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会的。现在想建自贸区的,又出现了广州、厦门、宁波、天津等城市,但时间不会是现在。第二个值得关注的是,这个自贸区落脚点在试验上。所谓试验,即在这里我们做的东西是没做过的,要大胆。一名麦肯锡高管在与我交流时评价称,这种改革超乎人们之前的想象。那么既然是试验,结果就非常重要。结果满意,就可以把自贸区里面做的东西推广到全国,这是文件里也反复强调的,上海自贸区的意义在于制度建设的可复制性和可推广性。可能将来对于经济界的人来说,可以不必再去揣测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走向了,观察一下上海自贸区的建设走向就可以了,这里面包含着中国未来想做的一些事情。

    日报:中国为什么要建自贸区,其重要性何在?

    陈波:建设自贸区的必要性是因为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首先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在调整阶段,经济处于转型升级阶段。原材料、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中国已不再具有劳动力成本优势,很多国际制造企业把它们业务移出中国。如果从统计学角度来看,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概率非常大。但我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怎么办?我们经济发展历史上有很多次都是遇到困难就进行开放,以开放促改革。这次做自贸区就是新的开放尝试,以开放迎接全面对外竞争,促进国内体制改革。自贸区恰恰就是要做这个东西,这是我们国家从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对经济发展出现停滞之后的对策。

    紧迫性何在呢?这是指我们的外因。WTO多哈回合谈判一直没什么进展,贸易更进一步的自由化很难推进,我们就要寻求区域贸易自由化。对于中国来说,目前值得关注的是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是在2005年由新加坡首先提出的,当时谁也没有关心过。但在2008年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美国加入TPP以后,整个章程、进入准则、未来蓝图全都清晰制定出来,几乎同样的东西美国对欧洲又建立TTIP,这样一来,全球主要经济体基本都在这两个框架里面了。对中国而言,如果不开放、不在贸易上与国际市场接轨,将来我们再加入时就会变得越来越艰难。中国政府现在非常重视TPP,而且我们必然要加入谈判。按照规则,2020年TPP所有签署国必须相互全面开放,中国就一定要在此时未雨绸缪。

    试验,还要推广,试验不一定都是对的,还要在错误中不断调整。这6年半时间,还剩下多少时间等待?这样来看,自贸区试验不紧迫吗?深水区的改革一定会面临很多问题,但是体制上的问题是人定的,为什么人不能改呢?这个很简单。8月16日,国务院已经提请人大常委会在上海自贸区终止四部法律的执行,其中三部是涉及外资的,最终都获得了通过。

    日报:在自贸区里,将会主要发生哪些方面的开放与改革?

    陈波:建设上海自贸区其实也是我们国家发展战略政策的一种延续。这个自贸区,用一个更贴切的说法应该是自由经济区,改革的东西是相关的法律法规,也绝对不是单纯的贸易问题。

    上海自贸区重要开放领域是金融服务业,过去我们一直开放的是加工制造业,但这一次会对金融服务业有进一步的开放,外高桥6平方公里是用作商贸和金融的。

    在这里面,有关企业将会有税费减免及行政审批手续简化的改革,税费减免应该是有条件的,不应该是企业所得税清一色降到15%,行政审批手续减免,目标是把现在的审批制变为报备制;还有是给外资企业以国民待遇;我们会拓展多种贸易模式,目前我们国家的贸易主要是在岸贸易、在岸转口贸易,期望发展离岸贸易和期货模式;还有就是金融方面的改革会逐步市场化,金融业会面临更激烈的国际竞争;最后一个是跟普通人有关的相关短期的商务旅游签证的简免等。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在自贸区,融资租赁行业会有政策方面的放宽,有两种业务对融资租赁的需求非常大,一种是船舶,一种是医疗器械;另外是金融保险业也可能允许外资进入;还有就是会允许外资金融评级机构进入自贸区,对企业进行评级,中国大企业要走出去、要到境外融资、要利用境外市场做投资,就需要外资评级机构在自贸区开展业务。

    日报:如果说有第二批自贸区出现,你认为会选择哪些城市?

    陈波:最大可能性的地方是两个,一个是天津滨海,一个是现在已经提出申请的广东自由贸易区,但时间上我认为应该是在上海自贸区雏形初现之后。其实,自贸区的推广,一方面可能体现在上海自贸区的扩大和其他自贸区的建立,另一方面也在于自贸区外相关法律法规的改革与完善。绝不应该出现自贸区内热火朝天、自贸区外风平浪静的图景。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