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会议    

人民币国际化研讨会系列四

2012年12月16日,上海金融研究院、上海财经大学现代研究中心、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共同主办的人民币国际化系列学术研讨会(四)顺利召开。上海财经大学金融研究院主任赵晓菊发表致辞,上海财经大学现代研究中心主任丁剑平主持了会议,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国际金融研究所分析师李建军,《国际金融研究》常务副主编温彬在会议中发表了演讲。

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对人民币国际化、利率市场化作了主题演讲。他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是国家战略性问题,目前中国持有大量的美元资产,如果跟美国发生冲突,这些资产的安全问题的解决,需要人民币国际化。在当前以币值不稳定的美元为基础的国际货币体系下,他给出了非常形象的描述,“拿着雪糕传给谁都会化”,如果未来我们可以拿着人民币像今天拿着美元这样可以被广泛认同和使用,我们就可以改变目前这种被动的情况。

历史经验表明,货币的国际化是以国家的经济实力为基础的,大英帝国造就了伦敦国际金融中心,美国的崛起造就了纽约国际金融中心,人民币国际化也必然以中国经济崛起和中国本土的金融中心的建立为基础。

20121-10月份外贸增长速度为6.3%,11月只有5.8%,但是全球贸易增长率才2.5%。中国过去30年以来的发展速度是惊人的,平均达到10%。在未来只要保持7%-8%的速度,在未来的20年,也会变成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

十八大提出的“新四化”,宗良认为在工业上,需要建立出一批(50-100个)类似德国的世界级公司的大跨国公司,制造业需要建立出一批具有特色竞争力的公司,发挥中国已有的技术优势,以此为基础培养出一批具有技术竞争力的中小企业;稳步推进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基础设施质量还需要进一步提高,比如721大水,故宫受到的影响有限,这说明我们目前的基础设施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在金融改革方面,十八大中首次提出推进创新,并强调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实现资本项目开放,加快创新,加强监管,稳步提高银行,证券,保险的竞争力,吸引民间投资进来,未来的发展方向是,要达到,短期稳增长,长期调整结构,大中小有机结合。从经济基础上和金融服务上位人民币国际化打下基础。

货币支付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环节,它是全球资金运作的渠道,目前以美元为本位的支付体系,受美国控制,这个涉及到中国的金融安全。而评级公司,可以使得我们“上天入地”,让评级这个看起来市场化的方式,发挥比战争更有力的作用,进而掌控全球。它使美国这个站在坑里的人,来指责站在岸上的人。这些都是中国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强化金融主权需要学习的地方。

从国际经验上看,利率市场化推进有两种模式,渐进式和激进式。中国是一个大国,其利率市场化要采取稳健的模式,因为一旦出了问题,美国必然会竭力“落井下石”,因此必须谨慎。

利率市场化背景下,利差早期会下降,后来会逐渐上升。从中国的特点来看,总体来说,利差下降的概率会比较大,日本、韩国等东方文化的区域,利差也都比较低。从中国银行海外业务来看,利差较低。全球利差水平比较中,中国处于中间,由于中国自身的结构性特点,利差相对于发达国家还是偏高。

十二五规划中,将存款替代性产品作为利率市场化的突破点。从1996年中国推进利率市场化以来到今年6月份之前,普遍认为中国只有存款利率没有市场化,这个认识是有问题的。利率市场化的本质是形成货币政策的利率传导机制,而目前货币市场、债券市场、银行存贷款市场未能连通,利率市场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理财产品以及部分存款产品的利率市场化,对整个银行业影响不大,但是却能够形成一个将存款和货币市场、债券市场连接的渠道。

国际金融研究所分析师李建军发表了人民币国际化主题演讲,分别从外部的货币体系和内部的中国目前的契机进行了深入的介绍。

从外币看,100年以来的国际货币体系变化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有40年,一战以前,以黄金和英镑为基础比较稳定的阶段;第二个阶段有30年,说不清以什么为基础;第三阶段即二战以后,以美元黄金为基础的货币体系;第四个阶段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与黄金脱钩的美元货币体系。第四个阶段以来,硬通货这个概念越来越模糊,但更多的时候认为是美元。

2009年次贷危机之后,对于未来的货币体系模式的讨论越来越多。从历史上看,每隔30-40年,货币体系会发生一次变化,目前很可能是新的货币体系出现的时机,我们非常希望人民币能够成为美元、欧元相媲美的国际货币。

如果美元可以带来经济金融稳定,未尝不可支持,但是现在这个是不可能的,美元是没有约束的,而美元可以印刷货币来实现货币的补充,美国财长表示,我们只负责生产货币,你们怎么玩是你们的事情。美元是美国的货币,是全球的问题,我们一起来承担,美国的量化宽松直接导致中国资产的浮亏,同时中国承受输入性通货膨胀,中国很被动。我们不能再指望美元为主导的金融体系提供稳定的金融秩序。

第一个发起对美元挑战的是法国,英国,德国,美国这种霸权得到了整个世界的反对,改革国际货币体系不一定要发展人民币,还有SDR,黄金等,这被国际上广泛认可,美国有些议员也同意回到金本位。国际金融体系的研究中,大卫休谟模型认为黄金的流通,肯定可以调节国际收支。但是当一个国家遭遇危机时,就不能采取金本位下的货币政策救助,所以金本位我们认为不可能。而SDR是世界货币,由超主权的国际组织来控制这种货币,货币主权是重要的货币主权,我们会因为一个岛屿去争执,所以我们怎么可能把货币主权交给别人。

1997年东亚危机发生后,提出世界货币需要稳定的三岛,欧元,美元,亚元,但是亚元却没有。即使我们知道美元不好,也不意味着,机会就是中国的,但是现在来看,真的有可能是给中国的。

从内部看,目前人民币的机遇和发展态势良好。2009年到现在,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惊人。人民币国际化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跨境使用,第二阶段是境外的发展。跨境使用基本上2011年就实现了,2011年跨境人民币结算,有2万亿,而2009年7月,人民币跨境结算36亿。境外的发展,即人民币在第三方之间使用,目前伦敦,台湾,新加坡争夺人民币离岸中心地位;与18个国家签订总额共计1.7万亿人民币互换协议,但目前还没有很好使用起来;香港不仅有人民币债券,人民币资产,还有人民币IPO、即期、期货等产品,在香港已经有较为完整的体系。

尽管人民币有了很好的发展,但是我们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中国是顺差国,海外资产单一。一个货币为了往外流,单项流出,一定会遇到当年美元遇到的难题,货币贬值会影响到声誉度和信誉度。货币国际化一定要有个国际循环,现有的货币,两种类型,一种,这个国家拿着货币给你,你用货币买我的东西,另一种,我付给你货币,然后你拿这个货币去投资;对此李建军建议学习二战后美国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要求他们拿钱来投资美元资产,形成完美的回流机制。

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可能是跟日本最相近的,日本在80年代可能是最有希望超越美国,1986年,利率市场化,日元国际化,但是现在只占4%(国际支付),当年日元的财政部和货币部门都信心满满,但是失败了。这是由于三个原因,一方面日本是顺差国,是卖方而不是买方,所以没有定价权;另一方面日本在东南亚大量投资,不是用日元,不是用美元,因为目的是在东南亚生产,销往美国,因此使用美元,避免货币错配,他们并没有使用日元,此外,尽管有个规模庞大的债券市场,但是持有者都是国内投资者,如果没有很好的投资渠道,国外持有的动机会减弱。

最后的情况,日元国际化过程中,1986到1990年,在香港沉淀的日元资金几何式增长,这些日元没有得到很好利用,最终回到日本,迂回贷款,因为日本企业贷款受到限制,日元留到香港最终是以企业贷款回去。这些都是我们必须吸取的历史教训。

因此,李建军认为,中国目前对东盟都是逆差,中国是可以扮演最终消费市场的角色的中国版的人民币马歇尔计划,援助非洲,到中国购买材料设备,自己生产,利润到中国金融市场投资。

中国在大宗商品交易商,没有议价权,以致于危机后受到严重的输入性通胀影响,也对中国的资源安全造成影响,这对中国是不公平的。上海期货交易所开始推出石油期货,以人民币计价,这是一个发展方向。

人民币离岸市场,香港,已经发展的很好,但是香港的人民币交易,是中国跟对手方的交易,而不是第三方,所以说,未来可能发展伦敦,新加坡离岸中心,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如何解决离岸和在案的关系是一个重要议题。

人行的cifis清算系统,可能对海外清算行的角色带来冲击,但是可能对上海的在案金融中心有促进作用。

最后,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和18个国家签订人民币互换协议,只有香港使用200亿规模互换协议,跟韩国签订中国互换协议使用0,韩国跟美国的互换协议使用只有70%。货币互换协议是东亚危机之后,应对危机期间的流动性缺乏的措施,实际上可以将货币互换协议将危机应对措施转换到日常使用模式上。

会议最后,《国际金融研究》常务副主编温彬在会议最后对国际金融研究杂志以及金融学论文写作与发表中的选题和方法、投稿和审稿流程做出详细的介绍。

宗良

李建军

温彬

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