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会议    

人民币国际化研讨会系列七

201349日上午,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召开了题为《中国经济增长与人民币国际化》的专题研讨会。研究院邀请了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针对“中国经济增长靠什么”发表演讲。与会嘉宾除了研究院的专家、金融学院学生外,还有上海交通大学高金学院教授、上海国际集团代表、上海社科院专家、伦敦金融城驻上海代表以及上海媒体界的朋友。

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R. Lardy)在发言中提到中国经济增长过去靠出口、消费和投资驱动。2008年的金融危机的到来给这种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敲响了警钟。随着金融危机扩散蔓延,全球的实体经济进一步被渗透和影响,直接导致中国出口放缓,再加上内需的不济,中国经济面临危机。中国扩大内需的前提必须有金融体系的改革。比如,国内实行存贷款利率管制使得实际利率长期为负,这不仅抑制了家庭收入的增长,证券市场长期低迷加重了收入递减预期,居民的“被储蓄率”提高,逼迫部分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催生出高企的房价。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有利于改善实际利率长期为负的现状,增加居民的预期收入,从而拉动消费。为此未来中国实体经济拉动靠内需,内需拉动靠预期收入增长,预期财富增长靠金融改革深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改革。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丁剑平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可以增加中国未来收入的预期,从而通过未来财富增长预期来拉动内需。他先分析了美元国际化对拉动美国内需的逻辑关系。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其发行的数量不会受到境内通胀压力的太多制约,因为大部分的美元都是被外国人以债券形式所持有,不会在美国境内形成流动性冲击。这就使得美国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可以实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刺激经济的增长的同时又保持较低的通货膨胀率。外国投资者将美元投资于美国的金融市场。推高金融资产价格,使得美国人的财富预期增长,进而又促进了他们的消费和投资。这才是美元国际化的真正利益所在,并非获取铸币税为主。人民币若成为国际货币,也将有相同的预期财富效应,从而拉动消费。而人民币国际化需要中国金融市场衍生品和效率的给力,否则非居民不会长期持有人民币头寸。除了财富预期之外,人民币国际化不仅降低实体经济中的汇率风险而且还可以减少国家外汇储备资产的缩水。过去房地产吸收了境内的大量的流动性,货币供应量增加并未引发恶性通胀。未来的人民币国际化也可以发挥吸收境内流动性功能。

    拉迪先生发言后,专家们针对人民币国际化课题进行热烈讨论,为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献计献策。在各方的支持下,本次研讨会圆满结束。

人民币国际化专题研讨会之七

Nicholas R. Lardy

赵晓菊

丁剑平

会场

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