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院动态

   
研究院动态    

我院院长赵晓雷教授接受央视《走近中国》节目采访谈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

6月30日,央视外语频道《走进中国》栏目组就节目策划与制作专程来我院采访院长赵晓雷教授。采访具体内容见后。

《走近中国》是一档30分钟的周播访谈节目,力求向国外观众解释中国党政的重大政策,这是一期关于中国自贸区的节目。节目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自贸区本身,包括中国成立自贸区的目的,自贸区内的一些新的亮点,自贸区扩容等等;第二部分讨论中国经济的对外开放,主要涉及自贸区在对外开放方面取得的经验,是否在全国范围内复制等等。 

 

 

采访具体内容:

主持人:上海自贸区成立的背景是什么?您如何理解上海自贸区在深化改革总布局中的作用?

What was the background of setting up Shanghai Free Trade Zone FTZ)? What’s the role of China (Shanghai) Free Trade Zone(in the overall strategy of deepening reform in China? 

赵晓雷:中国现行的一些管理制度和政府监管模式,已经不能适应开放型经济、进一步融入经济全球化发展的需要。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重要功能就是主动顺应全球化经济治理新形势新格局,主动对接国际贸易投资高标准新规则,在接轨国际制度规则、法律规则、政府服务、监管模式等方面率先试验,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为我国扩大开放、深化改革探索新思路和新途径。

主持人:和设立深圳等特区时期相比,目前中国对外开放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新形势下外资在中国经济所起的作用有哪些变化?上海自贸区以及其他自贸区将如何适应这些调整?

The Shenzhen Special Economic Zone was launched in 1980 to provide a window for opening up, which was critically needed at the time. Now after thirty-five years have passed, what are the specific problems or opportunities that the China (Shanghai) FTZ will address?

赵晓雷:经济特区是政策优惠,招商引资,引进资本和技术,与中国的土地及劳动力要素相结合,形成生产力,发展经济。自贸区是通过扩大开放和深化改革,促进制度创新,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前者是政策层面,后者是制度层面。

主持人:上海自贸区最突出的新政策有哪些?

What are the most important new policies that distinguish the China (Shanghai) FTZ?

赵晓雷:

①   转变政府职能,推进政府管理由事前审批转为事中事后备案制管理;

②   与高标准国际投资治理体系相衔接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

③   贸易便利化及金融深化开放的制度创新。

主持人:关于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实施过程中是否遇到过困难?上海由哪些经验可以推广到其他自贸区?

The management style of negative list is one of the highlights of the China (Shanghai) FTZ. What are the obstacles in implementing this? What are the lessons that other FTZs can learn from your experiences with the negative list?

赵晓雷:2014年12月2日,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推广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可复制改革试点经验的通知》,列举了复制推广的主要内容:以负面清单管理为主的投资管理制度;以贸易便利化为重点的贸易监管制度(海关、检验检疫、海事等);以金融服务业开放为目的的金融制度创新及监管模式;以政府职能转变为核心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

主持人:上海自贸区采取了哪些措施使得外资企业尽量处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中?

What are some of the measures that SH FTZ has taken to ensure a fair market environment for foreign enterprises?

赵晓雷: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协助反垄断审查,社会信用体系,竞争中立,知识产权保护,国际投资贸易争端仲裁机制等。

主持人:上海自贸区内企业面临的困难有哪些?

What are examples of difficulties faced by specific companies in the China (Shanghai) FTZ?

赵晓雷:一些制度创新如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货物状态分类监管、国际中转集拼等还是在点上试验,还未形成完整的制度。一些制度的实施细则还未落地。一些制度在运行中还有摩擦。

主持人:上海自贸区能为广东、天津、福建自贸区提供哪些经验?

From the experiences gained by the China (Shanghai) FTZ, what guidance or advice would you give the new FTZs in Guangdong, Fujian and Tianjin?

赵晓雷:上海自贸试验区在功能定位、主要任务、战略重点、推进维度、可复制推广等方面可以为其他3家自贸试验区提供经验。

主持人:未来几个自贸区是否存在竞争关系?如何真正做强几个自贸区而避免仅仅是规模上的扩大?

What are the measures can be taken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he FTZs, instead of only enlarging the number and scale of them? What kinds of new reforms are needed?

赵晓雷:就上海自贸试验区而论,要继续把制度创新作为核心任务和主线,选择技术含量高、战略意义大、对接国家顶层战略的制度创新先行先试,保持领先地位。

主持人:上海自贸区政府职能有哪些创新?上海自贸区在行政审批方面有哪些简化?是否还有更大的简化空间?

What are the innovations in administration of the China (Shanghai) FTZ? How has the administrative examination and approval process been simplified? Is there still room for further reform?

赵晓雷:基点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操作路径是依法行政框架内的清权、减权、制权;具体事项是事中事后行政管理体制,权力清单管理模式,一口受理、综合审批、高效运作的市场服务监管体系。

主持人:上海自贸区如何影响人民币国际化?将对中国对外贸易创造哪些便利条件?国家对上海的定位是国际金融中心,自贸区的成立如何帮助上海打造成国际金融中心?上海自贸区在金融改革方面的取得了哪些经验?改革还面临哪些挑战?

What explorations have the China (Shanghai) FTZ made to internationalize RMB? What steps will be taken in the future? What impact will an increasingly internationalized RMB have infacilitating China’s trade with other countries?China has positioned Shanghai as becoming a world financial center, like New York and London. How does the China (Shanghai) FTZ help to make Shanghai a world financial center? How has financial system reform been progressing in Shanghai? What are the obstacles that still need to be overcome? Can the China (Shanghai) FTZ help?

赵晓雷:金融开放创新是现代高端产业发展的必要条件。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是上海自贸试验区与其他3家自贸试验区的最显著特点,对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也至关重要。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重点任务一是加快金融制度创新,包括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跨境流动、人民币国际化、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二是增强金融服务功能培育,金融服务业向民营资本和外资开放,提升资本市场开放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