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专家视点    

中心首席专家赵晓雷教授:自贸区带来哪些利好

自贸区带来的利好,不是体现在企业的税收下降了多少,土地批租便宜了多少……这些都不是自贸区建立的目的,而是为企业构建一种市场经济下的运营环境。


自2013年9月29日,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成立到现在,已经走过近二年的时间。作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和贸易转型的“试验田”,上海自贸区取得了哪些试验性的成果?给自贸区内的试点企业带来了哪些利好?未来还有哪些发展和提升的空间?本刊记者就以上问题采访了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院长赵晓雷教授。


制度创新

《国企管理》: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自挂牌成立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取得了哪些试验性的成果?


赵晓雷:主要是四个方面的试验性成果。


一、率先建立并实施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先行先试外商投资管理体制改革。在2013年、2014年版《负面清单》基础上,国务院办公厅今年4月20日印发《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新版清单列出122项特别管理措施,其中有限制性措施85条,禁止性措施37条。2015版《负面清单》比2014年版减少17条,比2013年版减少了68条,新版《负面清单》统一适用于上海、广东、天津、福建4个自贸区。这是一种典型的以开放促改革的做法。


通过自贸区外商投资管理制度的基本建立,自贸区投资管理的开放度、透明度进一步提高,与国际通行规则进一步衔接。


二、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借鉴国际经验,海关、检验检疫、海事等部门推出了几十项创新举措,探索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货物状态分类监管等,都是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贸易监管制度。这些制度措施不仅降低了企业的时间成本,还降低了企业的资金成本。


三、金融制度创新。金融服务业的开放,前提是在风险可控的条件下。上海自贸区的做法是设立一个FT账户以及分账核算体系。涉及到自贸区内试点企业的投融资汇兑便利、人民币跨境使用、资本项目可兑换等金融制度创新,全部都是在FT账户里面进行。这样通过账户体系来操作,不会冲击整个金融体系。这是一种金融制度的创新。


四、以政府职能转变为导向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基本形成。特别是2015年扩区后,在一级完整的地方政府层面即浦东新区政府运作,提升了监管体制的操作性,更有利于深化推进政府行政管理体制改革。


总之,自贸区的改革把持住了“制度创新”这条主线,通过扩大开放来推动深化改革。


良性环境

《国企管理》:上海自贸区给试点企业带来了哪些利好?


赵晓雷:因为自贸区采用的是通过“制度创新”来规范经济行为的新体制,核心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以及更好地发挥政府的职能。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市场经济运行方式;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是从以前的准入管制型、资源控制型管理方式,转向管理服务型,即所谓的转换政府职能。


自贸区给企业带来的利好,不是体现在企业的税收下降了多少,土地批租便宜了多少……这些不是成立自贸区的目的。况且自贸区也没有这些政策优惠,所有的税率、利率都是一样的。自贸区给企业带来的利好就是为企业构建了市场经济这么一种运营环境。从体制方面来说,为企业提供一种市场机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然后政府更好的发挥其公共管理服务职能,维护一个公平公正的经济秩序,这对企业来说是最需要的。


促进改革

《国企管理》:上海自贸区对国企改革有哪些促进作用?


赵晓雷: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相比,最大的缺陷就是市场性相对较弱。国企在市场性方面不如民营、外资企业,因为在很大层面上国企有种行政色彩在里面。国企要提高经营效率、提高经济能力,要从行政性色彩很强的半企业半行政机构的身份完全向市场经济主体转变,国企改革应该怎么“改”?


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外企、国企,都处在一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更好地发挥其管理服务职能这样一种运营环境下,政策对所有的企业是一视同仁的。这就是竞争中立,不会因为所有制的差异而有所不同。


按照国企的分类来说,如果是承担社会功能或者是提供公共产品类的国企,政府的政策并不是完全按市场性对其进行管理。而完全市场性的竞争型国企,就要将其当做市场主体来看待,也就是所谓的国民待遇一体化。


至于垄断性国企要看怎么分,由于企业的规模效应自然形成的一种垄断模式,这个垄断是市场形成的,按理来说法律不会干预;还有一种垄断是行政性垄断,行政性垄断和自然垄断最大的差别,就是用法律或法规设置了进入障碍,这个进入障碍由政府来控制,这种叫行政性垄断。行政性垄断是越少越好。反垄断主要是反行政性垄断。对于这种行政性垄断国企,实际上政府的改革和他们的改革是相结合的。


所以,对于国企改革的促进从制度设置来看,最重要的是竞争中立。无论是在国际项目的招投标,或者是在市场的准入方面,均需要实施竞争中立政策。竞争中立要求政府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避免因企业所有制差异而导致不公平竞争。如果是公共产品性质的国企,对其的补贴和扶持政策也要公开透明,方便市场主体作成本和收益的比较。


在自贸区里形成竞争中立这样一种透明度高的、有效的体制,对于国企的改革来说是很大的一个促进作用。


融入全球

《国企管理》:未来自贸区还有哪些发展和提升空间?


赵晓雷:提升的空间很大。上海自贸区进一步深化改革,中央给上海自贸区的时间是2至3年。但是试验期结束后,接下来怎么做、怎么走,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作为中国目前面积相对最大、开放度又是最高的自由贸易试验区,上海自贸区应该进一步融入全球化。同时也可以支撑我国一系列的国家战略,比如为中国的自贸区战略提供支持,这里面覆盖了“一带一路”、亚太自贸区、中日韩 FTA 等。


美国主导的TPP和TTIP,这些制度都可以在上海自贸区试验。上海自贸区乃至整个上海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为整个国家的战略,提供一个便捷的国际金融服务体系。


释放红利

《国企管理》:上海自贸区未来还有哪些红利释放?


赵晓雷:总体而言,深改方案仍是以制度创新为主线,基于前期一年半试验的基础上,有更加全面的改革内容,一个新的变化是与国家大战略相结合,并继续突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联动。


指导思想强调在更广领域和更大空间积极探索,以制度创新推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路径,以及强调贯彻推动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探索区域经济合作新模式。


发展目标的四大制度创新(投资管理、贸易便利化、金融创新、政府职能转变事中事后监管)仍是主要任务,但强调力争建设成为开放度最高的投资贸易便利、货币兑换自由、监管手段便捷、法制环境规范的自由贸易园区。实施范围明确了浦东新区全域的改革要求,要加大自主改革力度,主要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等管理模式创新。


加大金融创新开放力度,加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意味着上海自贸区金融创新将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全面联动,这也是上海自贸区区别于其他自贸区最重要的一个差异,是上海自贸区的最大特点。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论坛指出,中国将积极推动构建地区金融合作体系,探讨搭建亚洲金融机构交流合作平台,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同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互补共进、协调发展。世界舆论普遍认为,亚投行的使命不单单是地区性的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而是一个以人民币为主要货币的新的全球发行中心,是改变全球金融格局的谋势之举。在这样一个大格局中,上海自贸试验区要以国际金融制度创新为切入口,与“一带一路”战略对接。凭借自贸试验区在金融开放创新方面的先行先试和深化改革,为亚投行的运营提供制度创新支持和技术支持。亚投行是“一带一路”最高层面的战略节点,也是上海自贸试验区对接“一带一路”战略的着重点和切入点。上海自贸试验区要担起引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速的重任,推动全球金融格局变革,形成对“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支持,这是上海有条件做的最核心和最有技术含量的事。


(来源:国企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