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专家视点    

TPP谈判达成协议中国该如何应对?

美日澳等12个国家5日结束“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部长级谈判,达成TPP贸易协定。TPP赋予成员国巨大的投资贸易便利性,同时也使成员集团在贸易投资等方面产生天然排他性,包括中国在内的经济体在出口、投资等方面可能会承受一定压力。


显然,美国希望借助TPP“书写规则”。在5日的一份声明中,奥巴马对此直言不讳:“我们应当书写规则,为美国商品开启新市场,为保护工人、保护环境设定高标准。”


无论美国设计、推进TPP的初衷如何,事实是,TPP迄今没有邀请中国加入,中国迄今也没有主动申请加入,虽然双方都没有向对方关上大门,虽然未来仍存在很多可能。


不过,在经济学家眼中,TPP被过度政治化是一种危险的狭隘主义倾向,可能偏离其自由贸易的原始意愿。还有一些西方学者认为,在初创阶段TPP把中国排除在外并不明智。美国《财富》杂志6日就评论说,不邀请中国加入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协议生效,还要各国走法律程序


本轮TPP谈判于9月30日在美国亚特兰大开始,原定于10月1日结束。但由于各方未能在农产品市场准入、汽车业原产地规则和制药业知识产权保护三大关键领域达成共识,谈判被迫延期。


最终,在谈判进入第六天时,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正式宣布谈判各方就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达成一致,称这一协定将有助于“为亚太地区制定路线规则”。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说,这一协定将在一系列商品和服务上消除或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参与谈判的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也证实,美、日及其他10国已达成“广泛协定”。


不过,共同社报道,虽然协定达成,但由于还需经过正式签字和各国国内法律程序,因此不确定协定最终是否会顺利生效。


美联社说,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需要等待90天才能签署这项协定。美国国会随后将对协定展开辩论,预计其在国会将遭遇阻力。


商务部:中国对TPP持开放态度


6日,商务部发言人对外表示,中方对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有助于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建设均持开放态度。


专家认为,虽然TPP形成的贸易规则可能会对中国产生影响,但随着中韩、中澳自贸协定签署,中美、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加快推进,上海自贸区试点拓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和亚太自贸区建设稳步推进,以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持续推进,中国已呈现出深层次、高水平、全方位的对外贸易开放格局,TPP协定达成对中国的预期影响有限。


不少美国智库专家和商界领袖认为,TPP协定最终要取得成功需要中国的参与。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黄育川说,TPP的目标之一是制定高标准的经贸规则,但如果主要经济体不遵守这些规则,其意义就会明显下降。


  • 追问 对中国经济影响几何?


TPP对中国未来经济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在认为,影响肯定是有的,但不会是猜测的“巨大经济冲击”。


“客观上讲,目前中国经济正在转型升级,TPP确实让中国难受,加入要买门票,修改贸易规则,不加入又容易被边缘化。”他说,TPP成员国今后相互间将实行低关税或零关税,这是比世贸组织(WTO)减税力度更大的贸易自由,对中国传统的竞争优势造成影响。此外,TPP一定程度上会稀释中国因WTO得到的关税减让和自由贸易红利。


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丁剑平教授表示,出口是中国制造业贸易的重要一环。TPP的出现,对于中国来说无形中多了一个壁垒,在世界贸易总额缓慢增长的背景下,中国的贸易份额可能受到挤压。


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说,全世界大大小小的贸易组织有140多个,TPP并不是创新,影响绝不是外界想象的那样。短期来看,对中国经济还不具备太强的冲击力。


在TPP的各项规定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条款是“零关税”———TPP原则上要求成员国之间进行贸易时,取消所有商品的进口关税。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TPP协议达成,对中国并非一个好消息。举例来说,根据TPP规定,纺织产品“从纱开始”之后的所有工序和原料,都要在TPP成员国内进行,才能享受12国内零关税的待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对此表示,这样可能会迫使一部分纺织品企业将工厂从中国搬到TPP国家。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关税降低,在美国市场上,越南纺织和服装产品可能会比中国产品更有竞争力,而马来西亚和日本的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可能会替代中国产品。


总的来说,TPP对中国的贸易和出口、国民收入会有负面影响,可能会带来就业减少和产业流失。


  • 架空WTO贸易体系?


“要客观面对,不要过分联想,影响有,但不至于封锁孤立。”白明说。


有媒体梳理,在12个TPP国家中,与中国达成自贸协定(FTA)的国家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秘鲁和新加坡5个国家,几乎占了TPP国家的半壁江山。文莱和马来西亚虽然没有与中国直接签订FTA,但是其所在的东盟早已与中国签订了FTA。目前,中日韩FTA和中加FTA正在谈判中。中美之间也正在进行双边投资协定(BIT)的谈判。


“更何况,中国有14亿人口,庞大的消费市场,这种巨大的需求释放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白明说。


TPP来了,会不会架空现有的(WTO)贸易体系?丁剑平认为会有一定削弱,但说取代还不太现实。


  • 中国如何出招?


面对TPP,专家表示,不能轻视,也不要过分担忧。


白明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表示,TPP有圈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简称RCEP)也在酝酿一个大圈子,TPP的出现或让RCEP圈子创建步伐加快。


他说,RCEP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谈判,其成立的目的是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目前正在提速。


新文化记者了解,若RCEP谈成,将涵盖约35亿人口,GDP总和将达23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1/3,所涵盖区域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自贸区。


实际上,对于TPP与其他贸易平台共存,官方对此也有所表态。


TPP谈判结束后,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表示,这份协定是当前亚太地区重要的自贸协定之一。中方对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有助于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建设均持开放态度,希望协定与本地区其他自由贸易安排相互促进,共同为亚太地区的贸易投资和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 中国为何未加入TPP?


相关经济专家透露,TPP从2010年开始正式启动谈判。中国当时的研判是,TPP是针对中国订立的规则,因此中国选择不进入。


这样的判断并非空穴来风。5日,TPP协议达成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称:“当我们超过95%的潜在客户都居住在国外时,我们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制定全球经济规则。”


有言论认为,由于中国“不遵守国际规则”,导致美国另起炉灶,不带中国玩儿了。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经济专家陈凤英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她认为,不是中国不遵守规则,而是美国发现对手已长大,变得不好驾驭。“刚加入WTO时,都是外国人提要求, 现在中国开始提出自己的方案。”她说。


有分析称,TPP谈判并不仅仅是经济谈判,其背后的政治因素也很强。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表示,美国加入TPP谈判后提出了自己的规则和方案。


协同创新中心协同高校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晨阳表示,美国制定的规则对美国最有利。相对来说,现阶段很多对中国不利,一定阶段我们无法满足贸易规则。中国对自由贸易持开放态度,将来更多地参与贸易毋庸置疑,但是现阶段TPP规则不适合中国,暂不加入也正常。


【科普】关于TPP


TPP是什么?包括哪些国家?规模有多大?想要进一步了解,还得从2005年说起。


2005年5月28日,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四国协议发起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初始成员国为四个。2008年,美国宣布加入,接下来的两年,澳大利亚、秘鲁、马来西亚、越南陆续加入,2010年3月15日正式启动了TPP协议的谈判。2011年至2012年间,日本、墨西哥、加拿大3国也紧跟加入。


其间,美国主导了TPP谈判。截至目前,TPP参与国总计12个,加起来占全球经济的比重达到40%,超过欧盟。


据了解,TPP谈判由两大部分构成,一是知识产权保护规则等所有12个谈判参与国一起决定的领域;二是诸如某种商品关税减免等双边磋商领域。12个谈判国同意进行自由贸易,并在投资及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统一规范。


因TPP在标准设置、目标设置和谈判内容方面不同于一般的区域贸易协定,其谈判信息发布也极为有限,谈判结束前不对外公布技术文本。


结合现有自贸政策,外界普遍猜测,低关税甚至零关税、人员资金流动自由化、保护知识产权、改善经营环境或是成员国间的“核心”共识。


(来源:新文化报)